日前,在廣東一場校園招聘會上,深圳威富集團展示薪資標準時,將應屆生就讀院校分為普通、重點、211工程、985工程,以及清華北大等5個梯度。普通院校本科生起薪5000元,之後每一級別增加1000元,給清華北大本科生開出9000元月薪,研究生每一個級別相差2000元底薪,這被不少大學生吐槽“歧視”太嚴重。
   一直以來,各種就業歧視可謂無處不在。“非211、985院校的不要”、“非重點大學的不要”……這早已成為各大企業的招聘常態,即便不是明規則,也早已是潛規則。甚至於,即便研究生、博士生是重點大學畢業,如果本科不是,同樣會被歧視。
   對此,教育部於2013年下發專門通知,嚴禁任何形式的就業歧視,其中就有“嚴禁發佈含有限定985高校、211高校等字樣的招聘信息”。但院校歧視、就業歧視的現象,遠沒有偃旗息鼓,只不過是在“陰暗處生長”,不再那麼光明正大呈現罷了。
   雖然相關部門稱“按學校定薪資”很難界定是否違規,但很顯然,這也是一種赤裸裸的就業歧視。一個無需重覆的常識是,學校的出身與個人的能力毫無瓜葛,所謂“英雄”,應當莫問出處。“唯學校是論”的背後是重點大學、名牌大學崇拜症,以為好學校的學生能力就要強,其傲慢與偏見,確是不言而喻。
   自然,企業這種“名校情結”,有著深刻的現實緣由。上海交大一項調查數據顯示,2009至2013年五年間,政府撥付的科研經費,72%被“211”和“985”高校瓜分,其他2000多所學校分剩餘不到30%的科研經費。當教育失衡是一種擺在眼前的事實,當“211”和“985”高校享盡了政策的利好,也就無怪乎社會各界戴著有色眼鏡看待這些學校和普通學校的區別了。
   就此來說,“薪資按學校標價”的招聘,也是對教育失衡的一種諷刺。如果教育資源的投入是均衡化的,各高校間的鴻溝也不至於像如今這麼大。可喜的是,教育部官員日前明確表示,今後在國家重大項目的支持範圍、遴選條件等方面對地方高校一視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壘。
   希望這樣的表態,不是安撫民意,而是能儘早照進現實。唯有如此,“名校崇拜症”才會缺少現實的土壤,而類似“薪資按學校級別標價”的招聘,也才會漸行漸遠。 編輯:冉丹  (原標題:評論:“薪資按學校標價”昭示的不只就業歧視)
創作者介紹

cutie

fc10fclh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